网易首页 > 网易山西 > 正文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2017-07-17 09:09:41 来源: 原平故事
0
分享到:
T + -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板市,是原平版图上绝无仅有的以“市”为名的村落,正是因为名之古怪、城之蹊跷,且史籍难考,这里的神秘面纱一直没有撩开过。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出原平城,沿108国道南行,至龙泉庄路口径入便可直达板市村。这里虽算近郊,但远离城市的喧嚣;虽为农村,但交通十分便利。村口处正好居北,只见一条南北大街水泥硬化、十分宽畅,把村子一分为二,两旁的房屋院落排列有序、十分齐整,闭路电视、程控电话线路分布有序,一排路灯依次排列在街道西侧,俨然一幅现代化新农村的画卷。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站在村口的大影壁前,举目向东远眺,依稀可见古城墙之断垣残壁。在目力可及的东北角,那一段长长的城垣倾颓已久,上面长满了野草,虽然已全无当年风采,但不知什么原因总让人感到风骨犹存、魂魄不散。在最近处的古城墙边观望,墙体仍旧保持着与周围田野十分明显的相对高度。断断续续的残墙,多处已几近成为土丘,却宛若路标一样衔接在一起,为我们勾勒出古老城池的宏大轮廓。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据《原平县志》第一编“地理”中载:“太平真君七年(446)改郡为县。石城、敷城两县隶属肆州秀容郡。其时,繁峙侨置石城(县治在今板市村)。”于是,在《原平县地名录》中有了以下推断:板市,因曾置繁峙县,后逐渐演变为板市。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按照这样的说法,板市由繁峙的谐音得来。但是,板市村的村民却直言不讳地提出了质疑。理由是,板市村旧址一直在城堡外,村里人祖祖辈辈均未在城堡中居住过,按老辈人讲其名源于旧村本是城外卖木板的市场,故名板市。有些上了年纪的人只记得城堡内为南北通衢,有北门一座、南门二座,真武庙、老爷庙、玄天庙、龙王庙等建筑恢宏,城周围有古城门墙、古城河地等地名,但究竟在历史上城为何名、城内居民是些什么人就不得而知了。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漫步古城根处,上下环视,高天苍苍,四野茫茫。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才形成规模的板市新村齐齐整整,凝聚在古城堡的中央,绿树茵茵,炊烟袅袅。城南门遗址处,一座新盖的小庙,并无庙的气势,与普通民居的砖瓦房没有多大差别。庙前,寥寥几柱残香,怯怯几只鸟雀。这是城堡中唯一与往昔有点瓜葛的建筑,可惜年代太近、历史太短,资历还不及那青青野草。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在古堡中寻觅,有老者介绍,就在前些年农民动工盖房时从西城墙根下曾挖掘出一通刻有“唐林县”字样的石碑,再后来就不知道哪里去了。这一线索的可靠性说明,板市村的这座古城堡极有可能就是一千多年前的古唐林县城旧址。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光绪版《续修崞县志》“古迹”一章中载:“唐林故城,在县治南55里,唐武氏证圣元年析五台、崞二县置武延县,景云初改为唐林县,遗址尚存,东西250步,南北320步,北据唐林岗,当山河之冲,扼南北之要,昔之置县于此意深矣”。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就在板市的近邻唐林岗,有碑文载:“崞邑西南隅,南界沙河,东临沱水,有岗名曰唐林,是古唐林县之北屏也,地系南北往来通衢,备茶浆设长亭立。”另有清光绪十年碑载:“唐林岗,北郭下之地名也。嘉庆间沱水浸塌,北郭下人渐移此村,列通衢之左,北界平地泉,南界板市村。”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从残存古城的规模、形制、大小和城堡北墙外即为现唐林岗村的耕地,联系碑文仔细分析,这座古城当真就是唐林县城了!在我国古代,一座城池的诞生和消亡似乎都是在不经意间完成的。而其中有相当数量的古城,因政局动荡不安、世事纷纭复杂,如昙花一现,稍纵即逝,所留下的痕迹也仅有浅浅一线,鲜为人知。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环顾城垣,已成土丘。顶平如砥,野草如毯。草根下、草枝中,断砖碎瓦随处可见。不仅如此,就在城堡内的随便每一个地方,你都会看到那些在古城建筑中充当过重要角色的砖瓦残骸。

也许是残酷的战争毁了古城,也许是无情的自然灾害毁了古城,抑或还有其它因素也未可知。反正,一座承载着历史和文明的古老城池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毁掉了,连同它的居民、它的建筑、它的故事、它的繁盛统统淹没在了岁月的长河里……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这里曾经有过唐朝的另一个旧物。那是一个硕大的碑额,现在可能存于崞阳文庙的大成殿里。清光绪版《续修崞县志》对其有过明确记载:“在县治南55里唐林冈南,仅存碑额,上书大唐代州都督魏公纪功之颂。(访诸父老,咸曰碑身有镇守唐林等处大将军魏公神道碑十四字)。”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唐林故县,有关于唐朝碑铭的记载,而且是唐朝名臣魏征的功德碑,这无疑是今日板市村即为往昔唐林城的又一过硬旁证。遗憾的是,这通碑早在清朝时就身首分离,一方幸存的碑额还摆脱不了流离失所的命运。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战争是人类毁灭文明的最简洁方式,而文明的发展将使战争更具有毁灭性。战争和文明如羊群和草原,在维持一种平衡的同时,也破坏了一种平衡,这就是历史;自然灾害似罪恶的魔掌,把文明撕成碎片,再抛向空中,在飘落的碎片中,任你如何翻找、拼凑也无法组合成原文。这或许也是历史。

原平唯一以“市”为名的村令人震撼

走出板市村再回首时,一切已淹没在混沌的暮霭之中,唐林古城在蚂蚱的喧嚣声中模糊了许多,显现出一种不事炫耀的浅灰色调。在这苍苍的一瞬,穿透时间的厚尘,可以瞥见珍贵的一角,那是一个时代向另一个时代展示着的殷实,是最后的相望。

刘白娟 本文来源:原平故事 责任编辑:刘白娟_xz18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中国正式向全世界发布洋垃圾"禁令" 美国慌了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山西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