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新人】刑警任飞的独门功夫(新时代·面孔)

2018-02-13 11:25:43 来源: 时代新人
0
分享到:
T + -

【时代新人】刑警任飞的独门功夫(新时代·面孔)

【时代新人】刑警任飞的独门功夫(新时代·面孔)

一次火锅聚餐,任飞忽然找到了灵感。

回去后,一次又一次地试验,他终于发明了“地沟油检测法”。最近,这项发明又有新突破,检测设备不再是庞大、昂贵的仪器,变成了小巧、简单的试纸。

“试纸成本价只有几十块,普通人都会用”

初见任飞,身材不算高大,短发寸头,身穿一件褐色夹克,茫茫人海中很难一眼认出。略微寒暄几句,他嘴里的专业术语像崩豆一样,滔滔不绝。

任飞的实验室位于山西太原市公安局刑侦支队6楼,走进去,满屋子仪器设备,满桌子瓶瓶罐罐。他是太原公安刑侦支队技术大队刑警,日常工作是毒物分析,为案件侦办提供技术鉴定。

打开冰箱,任飞拿出一小捆试纸条,长不过5厘米、宽1厘米,在一排1厘米高的微型量杯里面装着些粉末,叫作辣椒碱抗体。“第一步,提取少量油品,溶剂提取,滴入微型量杯,与粉末混合;第二步,试纸插入微型量杯中,显色反应。一条杠说明是地沟油,两条杠就可以放心食用。”

“原理也很简单,就是抗原抗体反应。”任飞解释,“油品中有成百上千的物质,而辣椒碱是很难祛除的,无论水洗、土吸、高温、蒸馏,都无法将它们分离。只要油品里有辣椒碱,就会被检测出来。”

其实几年前,任飞的“地沟油检测法”就已经成熟,只是需要借助液质联用仪等检测设备。“当时我的检测法灵敏度非常高,可以达到匹克级别。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在一个标准游泳池里,哪怕只有一滴辣椒碱,我也能检测出来。”

2017年初,任飞因此获得全国公安改革创新大赛金奖,但喜悦并没维持多久。各地虽然都认可,一听说该检测方法需要购置昂贵的检测设备、招聘专业的技术人员,纷纷望而却步,特别是最有实际需求的打击犯罪一线,最缺乏客观条件。

再次钻进实验室,任飞研制出今天的试纸,让地沟油检测摆脱了现实的羁绊。“这个试纸成本价只有几十块,普通人都会用,10分钟左右就能出结果。”任飞说。

“就像要打开一把锁,手里有成千上万把钥匙”

这个发明成果很好理解,介绍起来不用一个小时,背后却是任飞的9年积淀。

2009年研究生毕业,任飞加入了重庆公安。有一次,某县城一家粮油店经营者与顾客发生纠纷,警方现场调查发现油品有异味,怀疑是地沟油,可当时根本无法检测。有前辈提出研究地沟油检测法,可很多人开玩笑说,“这是世界难题。”

任飞的性子很执拗,他想啃啃这块硬骨头。自那以后,任飞白天工作,晚上试验,成了单位的“钉子户”。

为掌握一手资料,他深入现场、支锅熬油、探究工艺,试了几十种溶剂和萃取柱,留下整整五大本实验记录。查文献、建方法,半年时间,他摸清了地沟油中上百种物质的特性。

一次,不小心将纯度为99.99%的标准物质吸入鼻孔,任飞立马涕泪横流,咳嗽不止。然而,迎接他的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含盐量检测,失败;动物基因检测,失败;不饱和脂肪酸检测,还是失败;方案四,方案五,方案N……

“有时真想扔掉试管,大喊一声我不干了。可是一觉醒来,又忍不住开始。”任飞说,“那时每天暗示自己,这就好比要打开一把锁,而我手里有成千上万把钥匙,我得一把一把地试,也许这辈子都打不开,但起码可以告诉后来者,我试过的这些你们不用试了。”

“那一台台检测仪器,就是我手中的枪”

直到一次吃火锅,朋友说,“你不是在搞大项目吗,给咱说说这锅油是好油还是坏油。”任飞苦笑,夹了一块肉嚼起来。哎哟,好麻,不小心吃了一串绿藤椒。“这一麻,可把我麻醒了。”任飞突然有了灵感,“对呀,地沟油都是规模炼制,主要来自火锅、水煮鱼、麻辣烫等‘重口味’的餐厨废弃用油,如果从油中检出调味品,不就能对地沟油‘一剑封喉’了吗?”

随后又经过上千次的反复试验,任飞终于找到了地沟油的“身份证”——辣椒碱。目前,他的地沟油检测法已向质监、工商总局等11个部委推广使用,并在多起公安部督办的地沟油炼制食用油案件中起到关键作用。

“很多人研究一辈子,也没有攻克一道难题;很多人如果再多研究一天,就可能出成果,但长时间的煎熬让他们放弃了。”在任飞看来,他是幸运的。

2009年毕业时,毒物分析专业的就业形势并不乐观,一个待遇不错的公安部门来校招聘,多次提出工作内容可能与所学知识无关。与很多同学的妥协不同,任飞表达了一份坚持,这反而成就了他职业生涯第一站。

“当时我向媳妇家提亲,职业一度遭到嫌弃。可我的岳父表示,只要凭本事,都应该支持。”任飞对此始终心存感激。然而,感激之余是亏欠。2013年底,任飞把“小目标”带回了太原公安。可是每天试验,早出晚归,他看到最多的是孩子熟睡的样子。每当妻子问“爸爸在哪儿”时,孩子就指指他和妻子的结婚照。在孩子的心里,爸爸就是挂在床头的照片。

在重庆工作期间,超负荷的工作压力让任飞身心疲惫,彻夜难眠。“一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今天的自杀案件、前天民警拿来的农药”,以至于任飞有些强迫症,值班锁门会反复检查六七遍。

曾经,任飞也怀疑过坚持的价值,如今,回头看看,他觉得一切都值了。“原来,我特别羡慕冲锋陷阵、抓捕罪犯的战友,而我却只能苦守实验室,成了福尔摩斯身后的华生。现在不一样了,一进实验室,你看那一台台检测仪器,它们就是我手中的枪。”

(人民日报记者 张 洋)

杨荣 本文来源:时代新人 责任编辑:杨荣_sx0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二宝妈到港大博士,她逆袭30+人生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山西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