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山西 > 正文

娶了樊胜美,就等于娶了她一家

2017-06-02 17:54:57 
0
分享到:
T + -

《欢乐颂》第二季,樊胜美又被虐了。

在第3集的一开场,王柏川的妈妈找到了樊胜美。

“伯母您好”四个字话音未落,王柏川妈妈直截了当地打断了樊胜美,一副强势母亲的模样。

娶了樊胜美,就等于娶了她一家

“当妈的不求儿子大富大贵,但我希望我儿子能够过得踏实,我也刚刚了解到你的家庭……”

家庭一直是樊胜美无法逃避的软肋。

在上一季里,樊胜美的经历,就是一部凤凰女的血泪史。

父女极度重男轻女,樊胜美从工作起,所有的存款都要汇给家里,而她那个不争气的哥哥一旦闯了祸,就要樊胜美来背锅。

娶了樊胜美,就等于娶了她一家

“妈,这些年你们把我当卫生纸,天天替我哥擦屁股。他闯祸,他借钱,都是我替他解决。我每个月就这么点钱,马上就要交房租了,我还要给你给我爸寄生活费,我没那么多钱啊。”

没钱交房租?

“我老早就让你住公司宿舍的嘛。”

在樊胜美父母的潜意识里,女儿过得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源源不断地给家里“输血”。就连儿子买房子,都成了樊胜美不可推卸的“义务”。

可是,这又换来了什么?

是父母的肯定?是哥哥的感激?

看看樊胜美爸爸的这段话:

“即便房子是你樊胜美买的,但是名字不能写你,因为你一旦出嫁,就是外人了。”

娶了樊胜美,就等于娶了她一家

在樊胜美父母的潜意识里,女儿是一个外人。

所以女儿存在的意义,就是牺牲她自己,成全他们的儿子和孙子。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是女人一生的悲剧。

再看看樊家父母投奔女儿的时候,看到了公寓环境好,他们的第一反应是觉得女儿在“作孽”。

“你哥哥嫂嫂连家都回不了了,你住这么高级的房子。”

娶了樊胜美,就等于娶了她一家

你看,明明是儿子自己闯了祸,父母却怪女儿住得比儿子好。

在他们的眼里

,即便那个儿子再不争气,好歹给樊家生了个孙子。

“你呢,除了这一堆衣服还有什么啊?”

娶了樊胜美,就等于娶了她一家

自私,愚昧,索取无度,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樊胜美在第一季说,一个人的家庭就是一个人的宿命。

到了第二季,樊胜美说,活得时间越长,就越信命。

像樊胜美这样的姑娘,在婚姻的路上注定无比艰辛。

因为谁娶了她,就等于娶了她一家。

02

前段时间有一篇文章很火——《生女孩怎么了?你家有皇位要继承?》,作者是知乎匿名用户。

文章的作者是一名已婚女性,同样出身于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父母生了2胎,都是女儿。

为了生弟弟,父母办了“假离婚”,然后就弄假成真。

女人结婚生女,刚从手术室推出来,男方家里就说要生二胎,由此发生了各种不愉快。

公公甚至破口大骂说:“生儿育女本来就是女人的天职!”

婆家的“重男轻女”和“生育绑架”让女人非常抵触,于是她拼命工作,开了一家小型公司,并在公司稳定之后,女人把亲妈接到自己的公司,给她发工资。

接下来就是重点了。

为了给母亲养老,女人和姐姐商量,自己出25万,姐姐出8万,给亲妈买房付首付。

可亲妈却在去交首付的路上说:“以后我的房子给你弟弟结婚。”

这触及了女人的痛处,她坚持房子是用来给亲妈养老的,可亲妈却说:“我的房子我乐意给谁就给谁。”

女人崩溃。

“从来没有这么真实深刻的发现,我跟姐姐是没有家的。”

在亲妈的眼里,她和姐姐理所当然要供养未成年的弟弟,却从来不管她们有多么辛苦,也不问她们愿不愿意。

在这个故事里,我印象最深的是女人的亲妈,她自己也是个女人,却不遗余力地“重男轻女”,这才是最可悲的。

有一位读者质疑:这位知乎匿名作者是哪个年代的人啊?很难想象八零之后的几代人身上还有重男轻女观念留下的伤痕和烙印。

于是我在自己的公众号发起了一个话题,关于重男轻女。

然后我收到了上千条留言,加起来2万多字,有些真的很心酸:

过年时和妈妈吵了一架,起因是妈妈和弟弟坚持把彩礼钱翻倍,说是要给弟弟留下买房,我说不愿意,感觉像把自己卖了似得。妈妈说你留钱,是为了你妈你爸少劳累点,难道你愿意让你爸你妈累死?我没指望家里管我结婚钱,但也不希望这样坑未来的丈夫。

家里总说房子以后归我弟,我和弟弟一吵架,他就会说出去,这是我的房子。我生气,家里又说我太过计较。我不想嫁人,他们总是说你不嫁人,怎么给弟弟娶媳妇……

“从来没有这么真实深刻地发现,自己和姐姐是没有家的。”

看到这一句,心里好难过,但也只是难过一下下,因为早就麻木了。

我家姐弟俩,父母皆为城里人。但是,在我结婚、生娃、带孩子等人生的重大时刻,我母亲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女儿不一样的啦!”前面还有一句“从风俗习惯来说……”言下之意,就是我是个女儿,要明确自己的身份……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有一次实在忍受不住,哭着和母亲说“对我来说,父母只有一个,能否别把这样的话挂在嘴上说,多伤感情啊!”母亲却固执地认为“风俗习惯就是这样,大家都是这样的,难道说都不能说了?!”

情急之下,我说出了藏在心里多年的那件伤心事:小学时,父母吵架,母亲和我说“如果我和你父亲离婚,我是不会要你的,我要你弟弟。”年幼的我当时害怕极了,生怕父母离婚我便成了孤儿,担忧笼罩了整个童年。说完后,我以为母亲会感受体谅到子女的心情,没料到,母亲丝毫无歉意,反而责怪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小气?这么点大的事记仇到现在?!”

这么大点大的事?

呵呵呵,鬼知道当时的我内心恐惧到极点!更可笑的是,家里所有亲友都认为父母重男轻女得厉害,只有我父母常常觉得“我们都是一碗水端平的……”内心曾经受到多次伤害的我,只能呵呵哒……

中国很大,地域之间的差异极大。

如果你觉得重男轻女已成为历史,那我只能说,你有幸出身在一个经济文化发达的地区,而这句话的另一面是:何不食肉糜。

03

知乎上有一个话题:如果你有着和《欢乐颂》里樊胜美一样的家庭,你会怎么做?

有很多网友写下了自己的经历,但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知乎答主@Max Power的回答:

好多现实中的樊胜美……讲一个正能量一点的事吧。

H是一个非常有担当,很爷们儿的人,有一次喝酒以后聊起了(他的)家庭。

H家是农村的,一般的农村家庭水平,有一个比他大7岁的姐姐。他家里是典型的重男轻女,他童年的记忆里都是父母对自己的疼爱,几乎是自己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对自己姐姐的印象也一直都是任劳任怨,对他从来都是捧在手里的感觉。

H告诉我,在他念小学的时候,偶然一次听到父母和姐姐的对话,说的是不想让他姐姐念大学,说家里没有钱供她念书,要给H攒钱念书。那时候H在心里就开始对自己的姐姐有愧疚的心理,后来他姐姐去念了大专。其实以他姐姐的高中成绩,至少考上一所211是没问题的。

之后,H也算是比较争气,考上了重点高中,而后考上了北京某一本大学。

H告诉我,他知道这一路供着他念书的人其实是他姐姐,为了他,他姐姐27岁都还没结婚,一直供他把大学念完。毕业以后,H留在了北京,在国内一家比较知名的IT企业找到了一份工作,第一个月到手的4000多一点的工资,交完房租,留了一点基本的生活费,剩下的全都给他姐姐寄过去了。那时候他姐姐在老家附近的城市里打工,每个月只有2000多一点的收入。

他姐姐收到钱以后不敢要,全都寄给了父母,结果父母又把这些钱寄回给了H。

H跟我说,他在收到这些钱以后很生气也很难过。春节回家的时候,H把半年攒的2万块钱当着他父母的面给了他姐,跟他父母说:以前是我姐养我,我现在毕业了,赚得比姐多了,如果你们再拦着我给我姐钱,我以后就永远不结婚,不生孩子。听H这么说,他父母也就不敢再说什么了。

后来因为H是非常勤奋要强的人,毕业10年间换了3次工作,现在年收入在50-60万左右。他姐姐在2006年结婚,H给他姐姐在当地付首付买了一套120平的婚房,贷款也是他在还。H的外甥女出生的时候他还给他姐姐家买了一辆13万的代步车。而家里老人的赡养费H也是一分也不要他姐姐出。

H当时喝醉了,跟我说:我姐对我就像亲娘一样,甚至她付出的比我亲妈还要多,我要是对不起她,那比对父母不孝还严重。我姐家里现在生活条件一般,未来冉冉(他的小外甥女)要是能念上好学校,我供她念!

现在H一家人非常和谐,2015年H一整家人来北京旅游,我以H哥们儿的身份请了他们一家人吃饭。H的爸妈,他姐姐姐夫和小外甥女,H还有他的女朋友都来了。我作为一个外人都能感受到他们一家人的那种家庭温暖。

这个回答,一半是温暖,一半是心凉。

温暖的是,H是一个懂得感恩和回报的人,这让她的姐姐有了一个不算糟糕的未来,也维持了一个大家庭的温暖。

心凉的是,如果他姐姐能上一所211,职业生涯的起点就完全不一样,这个大家庭的温暖,其实是牺牲姐姐个人的前途换来的。

更糟糕的是,他姐姐似乎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以至于收到弟弟寄给她的钱都不敢要,全部给了父母。

剥夺你的认知,让你悲哀而不自知,才真的是叫人细思极恐。

04

中国的传统大家庭,最大的问题就是分不清“孝”和“顺”,没有家庭成员之间的界限,不尊重独立意志,但他们总会以各种道德正确的方式进行包装:

爸妈生你养你不容易,你怎么就不听我的话?

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你就这样回报爸妈?

你哥哥/弟弟是家里的独苗,你不多要点彩礼怎么让他娶媳妇?难道你想让我们家绝后?

如果你不按他们说的做,他们就会扬起道德的皮鞭,抽打你的自尊心,贬损你的价值感,并让巨大的愧疚感吞噬你。

但是,“孝”和“顺”是不同的。

你必须做出正确的选择:孝敬父母,但绝不是一味地顺从。

就像一名网友评价的那样:

人都是有期待的,也会不断满足别人的期待。比如在樊胜美的家庭,她妈妈会期待她这个鲤跃龙门的女儿能反过来照料家里,樊胜美也会尽量地满足她妈妈的期待,这样一家人的互动才会更加和谐。

但这种期待是无止境的,或者说得寸进尺的,你永远无法满足一个人对你的所有期待。樊胜美她家人肯定不会一开始就理所应当的有这么多要求,而是逐渐递进的。当樊胜美给父母寄了第一笔生活费,这件事就成了常态。最初的满足甚至感动过去后,她的家人就会提出新的要求,希望她能够给哥哥找一个工作。给哥哥找完工作以后,经过不断地试探,她父母又会再进一步,要求她给哥哥垫钱买房子。也许一开始说的还是垫付,后来索取成为习惯,也就理所应当了。

你永远无法满足一个人对你的所有期待。

尽孝是一种美德,但如果没有了底线,那就是懦弱。

如果你不幸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当命运的车轮把你逼到了墙角,你必须勇敢地站出来反抗。

如果你不阻止它,它就会碾过你的血肉,你的幸福,你的未来。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价值百万的七彩"神虾"死了 买家:只愿收购活的

热点新闻

猜你喜欢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返回网易山西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